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劳力士等高级腕表价格在二级市场上暴涨暴跌,玩“过山车”

2022-12-01 00:49:11 2227

摘要: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,高级腕表二级市场的价格就经历了“过山车”,对于表商也好,对于表友也好,包括对整个二级市场及一级市场的影响都非常大。在广州经营着一家二手腕表店的蔡华强告诉记者,他收藏的是属于二级市场比较热门的表款,其中就有腕表行业中风向标...

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,高级腕表二级市场的价格就经历了“过山车”,对于表商也好,对于表友也好,包括对整个二级市场及一级市场的影响都非常大。

在广州经营着一家二手腕表店的蔡华强告诉记者,他收藏的是属于二级市场比较热门的表款,其中就有腕表行业中风向标的劳力士,属于二级市场比较热门的表款。所以劳力士热门表款在二级市场的波动,也会影响其他表款的价格。蔡华强认为每年奢侈品的定价都会涨,这是算奢侈品的一个共性。此外腕表在定价涨的前提下,还存在溢价。像劳力士的热门款,基本上难以是公价买到。所以对于二级市场来说,腕表爱好者是最初一群买家,他们通过二级市场寻找自己喜欢的表款。慢慢地随着二级市场的升温,一些买家带着热钱也进来了,对二级市场形成推波助澜的作用,推高了二级市场的价格。

全新Royal Oak皇家橡树系列“Jumbo”超薄腕表(Ref. 16202),公价是24.5万,但今年3-4月份溢价可以卖到150万元,现在二级市场价格为70万多元。

然而,带着热钱进入二级市场的买家,大多数并不是腕表爱好者,他们更多看重腕表的投资价值,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是,这款表会不会涨价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以劳力士热门款为例,价格均处于上升趋势,也就是说买了就涨。所以在二级市场上特别受到追捧,于是越追越涨、越涨越追,导致整个行情疯狂起来了,在2021年的8-9月份,这个趋势更加明显。蔡华强告诉记者,这种情形是非理性的,高级腕表的金融属性被无限放大,到了2022年的第一季度,达到了个顶峰。

今年的3月份,高级腕表在二级市场的价格高得离谱,就好像高级腕表的价格会永无止境地涨下去,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涨了10%。蔡华强说:“比如我们所说的热门款,比如劳力士的迪通拿、百达翡丽的鹦鹉螺、爱彼的皇家橡树,都涨了很多,溢价越高的表款涨得越厉害,例如百达翡丽、爱彼等品牌,几十万至上百万的表款,新款表的溢价非常疯狂。”

百达翡丽倾心致敬经典Nautilus时计,一直受表界热捧。

其中最疯狂的是百达翡丽的鹦鹉螺白盘款,曾经一个月涨了接近一倍。在去年年底的时候,大概行情是80万左右,在今年4月份涨到了160万,4个月的时间就翻倍。但到了今年9月份,高级腕表这一波价格泡沫全部被挤掉了。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,高级腕表二级市场的价格就经历了“过山车”,对于表商也好,对于表友也好,包括对整个二级市场及一级市场的影响非常大。蔡华强认为,腕表品牌本身并不希望溢价过于疯狂,但现实的情况是,它本身也是溢价的缔造者,甚至是幕后推手,与经销商,腕表投资者等等共同推动了这场狂欢。

以往二级市场是商家“卷”的是存量,看谁家有热门表款,而到了今年的七八月份,“卷”的就是价格了,你降1000,我降2000,推动了市场价格的下滑速度。

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只是在高级腕表的二级市场,这次“还”显得特别快,今年的7-8月份,是一波猛烈的下跌。在蔡华强看来,撑不住的是经营腕表的商家,因为疫情的原因,钟表市场受上海疫情的影响,成交比较淡,有些囤表的商家撑不住,开始抛售存货,但成交量下滑,造成了商家以去库存为目标,减少进货,又进一步影响了钟表的二手市场的交易。于是你又会看到了一个现象,以往二级市场是商家“卷”的是存量,看谁家有热门表款,而到了今年的七八月份,“卷”的就是价格了,你降1000,我降2000,推动了市场价格的下滑速度。最夸张的表款是,爱彼皇家橡树的50周年限量版,刚刚上市时,公价是24.5万,但今年3-4月份溢价可以卖到150万元,现在二级市场价格为70万多元。其实整个行业上上下下都是利益的相关者,无论是消费者也好,还是供应商也好,或是二手的买卖也好,大家都是在这条利益链上的人,所谓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劳力士迪通拿,一直被视为二级市场价格的风向标。

蔡华强说,在高级腕表二级市场中,劳力士的价格相对来说最稳定的,也是大家认可度较高的一个品牌。劳力士算是一线品牌里面拥有最大流通量的。在一级市场中,劳力士的定价跟溢价间的空间还是很大的,像一个全新的迪通拿系列116500白盘腕表,俗称“熊猫迪”,公价是11万多,但目前的市场价格是22万,溢价约2倍。在价格巅峰时期,也就是今年的3月份,一枚“熊猫迪”可以卖到32万。即便目前跌至22万,但二手市场上,“熊猫迪”也可以卖到19.5万。

如今年轻一代,他们喜欢更新奇的东西,如果他们不再关注高级腕表,那以10年后,这个行业也将面临式微了。

在二级市场暴跌之后,蔡华强认为,这是一件好事。因为涨价令整个钟表圈子太过于浮躁,而且不是一般的浮躁,买家只看着热门款,只看到一些能赚钱的表款,就买就卖。他当时就认为这样下去这个行业要崩坏的,只是没有想到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就完全崩塌了,无论是投资的人也好,或者是商家也好,都无一幸免。然而在二级市场中,劳力士的价格仍被认为是比较稳定的,拿劳力士中风向标的表款——迪通拿,溢价依旧存在,就算已经挤掉了泡沫,如果价格低,蔡华强还是会回收的,只要把风险控制好,还是有利润的空间,目前二手市场的利润也就是10%左右,但只要有流动性,生意还是可以做的。但是关于未来,他不认为新一代的年轻人会像他的父辈一样那么痴迷腕表,在他们的父辈看来,一枚高级腕表,是他们成功人设的一个标志,但对于年轻一代,他们喜欢更新奇的东西,如果他们不再关注高级腕表,那以10年后,也许这个行业也将面临式微了。

采写:南都记者 郑海虹 实习生 杨紫欣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